新万博代理说明-宝宝安全座椅-中国新闻出版署
点击关闭

南平新闻-仙凤鸣剧团当年创造了粤剧盛唐之世

陈坤儿子近照

「梨園生輝」,維多利亞港碧波盪漾,一時間多少豪傑,我這受惠不淺的後學,只希望藉此書紀念天上的唐滌生和任姐,和祝福人間的仙姐。

一九五九年,唐滌生去世!四十二歲的才子,風華正茂,創作到了巔峰,其戲人人爭看,其歌人人爭唱。他還有許多寫作計劃,許多創意,許多夢想,許多動人心魄的歌詞……尚待如筆一揮。天呀,竟在《再世紅梅記》首演之夜,突然魂離。變生不測,措手不及,叫人驚痛。仙鳳鳴劇團痛失核心領袖,樑傾柱摧,當時任白波常常三個人抱在一起痛哭。多年後,仙姐猶嘆「知音再復尋,濁世才未眾」。

圖:年輕的任劍輝(右)與白雪仙\作者供圖

六十年彈指而過,仙鳳鳴劇團當年創造了粵劇盛唐之世,奈何人事代謝,除了仙姐和任冰兒女士外,尚在人間者已不多了。幸而仙姐體力仍健,對粵劇矢志不移,在紀念任姐的大日子,推出多場日新又新止於至善的戲寶。「生時不負樹中盟」,當年指着含樟樹所說之盟,仙姐何止不負,簡直完美履行了。

文星隕落,至今剛好六十年了,唐滌生的歌詞家傳戶曉的程度,達於有井水處,幾乎即能歌《帝女花》、《紫釵記》。一個甲子以來,香港粵劇團演出的劇目,多半以唐滌生的遺作為主,尤其是仙鳳鳴幾齣戲寶,則唐滌生心力所傾,精魂所寄,於梨園已化為紅梅朵朵了。

「待千秋歌讚註駙馬在靈牌上」,我這小小戲迷,在跟任姐永別之時,曾以「灑淚暗牽袍」一文悼念。時間考驗任姐的功力,亦考驗我的馬力。這本情意深深,頁數薄薄的小書,或可紀念三十年祭。

其實,在一九六九年之後,任姐已告別藝壇,「書生」歸隱,其藝術成就也在那一刻完成、凝定。戲棚紅氍毹上與片場水銀燈下,已消失了一道身影瀟灑正氣乾坤的風景。歌,給她唱得神圓氣足。角色,給她演得活靈活現。風流,給她顧盼揮灑了。氣場,給她充盈了。駙馬周世顯從明朝歷史復活過來,活生生於戲劇史上,永垂不朽了。

任姐逝世三十年了,盛名果然不減,戲迷痴心依舊。研究任姐藝術成就的學者與日俱增,專書、講座、研討會、展覽等相當頻繁,這文化現象說明了道理:一個偶像,若經得起時間考驗,大江東去,浪花淘盡,砥石不倒,中流屹立,則其本色實力必然超乎千里,拔乎千丈,昂然挺立於永恆那一端了。

「駙馬盔墳墓收藏」,黯然銷魂,無奈作別。

二○一九年,這年份真讓粵劇戲迷為之神傷。三十年前,戲迷情人任劍輝女士捨萬千戲迷而去。銅山一崩,洛鐘齊應;喪音一響,四海同悲。從香港到海內外,從平民百姓到社會賢達,哀思綿綿,追念滔滔。那「書生」風骨,那人間清氣,竟能如此撼動人心。

唐滌生劇本的風格,是愛情不渝,仁義不讓,主題壯美,人物生動,布局細緻,刻畫細膩,文采斐然,曲文高雅,對白精警,讚美傳統價值觀卻又沒有說教之病。常唸常唱其歌詞,不只覺得齒頰生香,更感覺到掌心溫熱。那才子燃燒自己的生命,燒盡了自己,卻留下火焰,照亮粵劇。

白雪仙女士曾說過,她最怕九字,因為在九字那年份,唐滌生、她的慈母與任姐相繼去世。

今日关键词:两艘美国邮轮相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