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冰的诗歌写作带给诗人的思考会更多-新闻300字
点击关闭

写作诗歌-小冰的诗歌写作带给诗人的思考会更多

利文斯顿退役

北京師範大學博士研究生耿弘明的畢業論文就是研究人工智能創作。他指出,人工智能已經在一定程度上替代人類寫作。「玄派網利用文學大數據可以根據用戶需要給人物起名、設計情節、完成人物設定,大作家寫作軟件更能幫助作者自動生成文字,類似的古詩寫作程序也相當成熟。」除此之外,還有各種各樣的對聯生成器、網絡小說生成器、抒情散文軟件等。

如果把詩人的人生閱歷和生命體驗視為創作所需的數據,那麼人工智能所依賴的數據庫比人類要大得多。人工智能會看到人類看不到的東西,會用不同的思維方式去思考。徐元春舉了一個有趣的例子,「當我們看到一匹奔馬,可能會讚美它矯健的步伐或表達對自由的嚮往,但人工智能可能會識別出這是一個瀕臨滅絕的物種,這樣它的詩作可能會呈現出一種悲涼的『生命體驗』。」

「新技術的出現推動人類文化變革是毋庸置疑的,但人們總會擔心自己被機器取代。我認為應該秉持開放包容的心態,摒棄『前人工智能時代』的理論範式和思維框架,為一切可能留有空間。在人工智能的擠壓下,人類精神會更加集中於自己的獨創性領域——精神超越與審美藝術。」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龐井君說。

能看到人類看不到的東西自2014年面世以來,小冰已進化至第7代,成為重要的人工智能內容創作和生產平台。在徐元春看來,小冰作詩並不是想和人類爭個高低,「我們的初衷是探索人工智能能否模擬人的創造力。」

如今,人工智能一改「高冷」的形象,化身為多情善感的詩人,改變了人們對文藝創作的傳統認知。

留給人類的領地還有多大在人們的傳統認知中,文學藝術是人類獨有的,也是人之所以為人的標誌。如今,人工智能已經可以作詩、繪畫、作曲等,這會對人類的文藝創作帶來什麼樣的衝擊?

小冰將超越二三流詩人1984年,上海育才中學14歲學生梁建章設計出「計算機詩詞創作程序」,共收入500多個詞彙。「稻香老農」(林鴻程)1999年在其個人網站發佈「稻香居作詩機」,至2015年,被網友使用超過1億次。后又開通微信公眾號「作詩機」,這款程序基於大數據、神經網絡算法等技術,對浩如煙海的古典文學資料進行收集、整理、提煉、組合,可以實現古詩詞的自動生成。

對於人工智能詩作的水平,普通讀者與專家學者的看法不盡相同。小冰目前已為上百萬用戶創作了詩歌,《陽光失了玻璃窗》也已售罄,它的詩還發表在文學刊物上。

「或然世界——人工智能微軟小冰個展」

「2017年5月,我接觸到小冰詩作的時候,覺得這些詩有點生硬、不合邏輯,語言風格辨識度高。到了8月我們發稿時,小冰的詩已經更趨同於人類的表達。」《青年文學》主編張菁說。這份雜誌在2017年第10期「科幻文學專號」上刊載了小冰的詩。

2017年,微軟小冰出版詩集《陽光失了玻璃窗》,引起詩歌界與評論界的關注。「小冰作詩的原理是,首先讓它對1920年至今的上千位現代詩人的詩作進行上萬次學習,具備詩歌創作能力。之後還需要一個觸發機制,我們稱之為『激發源』,可以是一張圖片或一段話。小冰受到激發后,通過讀取、分析、計算生成詩歌。」微軟(亞洲)互聯網工程院人工智能創造事業部總經理徐元春介紹說,「從『有感而發』這一點看,小冰的創作原理與人類有相似之處。」

「我們需要更多地思考和審視什麼是不可替代的本質,」張菁說,這些可能與愛、善良、正義、自由有關。

微軟供圖「黑暗襯出了我們的光亮/就只看到了模糊的幻影/孤獨時候你的歡欣/又如閃電般忽然照亮天空……」這首人工智能「小冰」與詩歌愛好者共同創作的詩,今年年初被收錄在《花是綠水的沉默》中出版。

事實上,小冰也在不斷激發文學愛好者對詩歌的熱情,甚至成為人類創作的助手。《花是綠水的沉默》從近6000首詩作投稿中挑選出200首佳作,都是由小冰提供初稿、再經文學愛好者二次創作而成,詩意更濃,是人機合作進行文藝創作的探索。

「攝影的出現改變了小說的風景描寫,留聲機的出現逼迫小說中的對話做出調整,小冰的詩歌寫作帶給詩人的思考會更多。」張菁說,「如何保證人類的作品具有獨特性,『別讓小冰超過我』,是創作者需要思考和面對的問題。」

微软小冰创作的诗集

在公文、新聞等應用文體寫作和傳記文學、通俗文學、網絡文學等類型文學寫作中,人工智能正在不斷比肩人類。如果在未來,這類創作都能由人工智能完成,那麼留給人類的領地還剩多少?

主流文學期刊發表人工智能的詩作,是否代表它的創作水平已經受到評論界認可呢?在南京大學教授趙憲章看來,「通過不斷學習,小冰的詩作未來可能超過二三流詩人,但它不可能成為頂尖的一流詩人。因為它的創作是對人類詩作的一種模仿,不涉及情感、靈感、幻想、慾望等非邏輯非理性因素,而這些正是傑出詩作不可缺少的。」

今日关键词:彭昱畅与片方解约